Twitter Updates

Twitter Updates

    Follow me on Twitter

    2009年3月16日星期一

    你有希望,我有希望

    转载一篇文章,原始地质在此:
    http://sdkfz251.blogspot.com/2009/03/blog-post_14.html

    2009年3月14日 星期六

    你有希望,我有希望

    你相信自己買的樂透,會中獎嗎?你相信你堆在抽屜裡的發票,會剛好對中那八位數字嗎?你相信犯了錯的政客,會真心道歉,並且以行動彌補過錯嗎?你相信自己的願望會實現嗎?

    在豁達的外表下,我一直是個疑世的人。有很長一段時間,我總是喜歡把「...那就是有囉?」掛在嘴邊。我是這麼不相信自己的所見所聞,所以可想而知,其實我不是一個擅長許願的人。因為早在願望的念頭化為腦神經突觸上的火花的同時,我就已經開始懷疑了。這樣憤世嫉俗的人是不適合許願的。

    希望台灣

    但是,就像所有的衝動行事者一樣,我今天想暫時拋開那些機關算盡,做一件顯然有欠深思熟慮的事,因為我需要談談我對台灣的--希望。


    我希望,這個島嶼上的居民,不必擔心害怕某一天醒來,島上的所有旗桿上都飄揚著另一種顏色的旗幟,而且不必活在任何戰爭武器的陰影之下。我也希望,這個國家的任何人,可以放心地在任何地方,用任何方式表達他們對所有事物的看法,而不必擔心會毫無理由地被約談、逮捕,甚至毆打。我希望警察從服從命令鎮壓弱者的義務中獨立出來,對眼前沒有危害的弱者,經常地抱持著同理心。

    我希望政治家們,都能夠在制定任何政策前,仔細斟酌是否會傷害任何人、生物與土地。而且,對自己的所作所為,負起應有的責任,誠實面對應有的歷史評價。而且,如果在政治家自甘墮落為廉價的政客,無法達成以上期待,甚至對社會造成傷害的時候,我們可以有效地加以譴責,並很輕而易舉地找到取代他們的對象或者制裁他們的方法。

    我希望,再也不要有,當整個社會上的大多數人,都在安穩地酣睡的時候,少數弱勢群體的家園和世界,卻在鎮暴盾牌與破壞機具前崩潰。再也不會有,只為了成就某些錯誤的決策,犧牲掉農民、工人、學生、漢生病人、原住民、同志社群與其他任何人的幸福與安居樂業的小小夢想。

    我希望,無論是移工、嫁娶、移民、流亡到這塊土地上的任何人,無論國籍有無、地位高低、宗教信仰如何,都能免於餐風露宿或驅趕隔離,並且能受到政府與社會良好的接納與照顧。

    我希望,再也不要有,經營者在大環境不佳的背景掩護之下,惡意地將員工任意資遣,還透過掩飾離職原因,美化裁員狀況,不讓他們能夠獲得完整的失業補助,任這些為企業付出青春與勞力的人獨自面對生命危機。我也希望,公權力能夠像保衛自己的利益那樣地保護所有人,包括那些除了一紙解雇通知以外一無所有的人。

    我希望,不要再有貓、狗,甚至其他任何動物被虐待,被棄養,被為了商業目的刻意地繁殖之後又任其走向毀滅。我希望,在所費不貲由極端脆弱的明星動物之外,也能有同等甚至更多的資源,讓台灣成為一個對所有動物友善的島嶼,並且有效、確實地制裁那些以虐待甚至虐殺動物為樂的人類渣滓,以及任意拋棄同伴動物的無責任飼主,並且令這些人付出代價,受到相應的懲罰。

    我希望,我們的媒體與新聞工作者,能夠得到他們應有的社會地位與專業尊重。我希望新聞能夠盡可能地擺脫政治力的影響,並且不被視為一種可以交易的商品,並且能夠有較現在更佳的廣度與深度。我希望,可以不再透過剪貼與抄襲,成就一份報導,也可以不需要透過一再地引起爭議,並炒作某些事實上不具意義的假議題,來吸引閱聽大眾的目光。


    你有希望,我有希望,只是大部分都還未解決。

    有時,懷抱這些希望,就像是中古時代建造大教堂的工匠,我們可能要理解到,我們在從事一項有生之年很難看見成果的工作,但我們還是繼續下去,因為懷抱著某種使未來世代更美好的模糊理想。儘管它可能顯得不夠實際,但是卻非常有誠意。

    如今我組成了一個幸福的家庭,我已經滿足了我人生最大的希望之一。因此,我也希望我所寫下的這一切,以及那些因為想像力與表現能力有限,而不足以形諸文字的願望都會成真--在不久的未來。

    没有评论:

    发表评论